今期猛虎报
中国书法艺术的传承、创新与普及
更新时间:2019-09-19

  摘要在中国传统文化体系中,汉语文字是基础性的、贯穿性的、核心性的部位。这不仅是从汉字的作用、功能、地位来讲的,而且也是从哲学上来讲的。从文字到书法,从书法的产生到发展,充分体现了“天人合一”、“道法自然”的时空与心灵、历史与文化的交织、综合、演化过程。书法艺术之美,与天地万物的自然之美之间,有着内在的贯通性。无论是写书法、练书法、看书法,都应当遵循书法特有的审美规律,领略书法特有的审美特征,了解书法特有的文化内涵。书法艺术也在与时具进,也会有所创新和发展,然而即使如此,也一定荡漾着古典之风、承载着传统之趣。书法创新,一定是传承中的创新,“如将不尽,与古为新”。笔法章法的“功底之美”、精神内涵的意境之美,是个性之美、风格之美的底蕴,底蕴缺失,所谓个性是站不住脚的。中国书法艺术本身就是一座丰富的文化宝库,今天,我们更要上承传统,下启未来,承担起对书法艺术进行传承、发掘、创新、发展、普及、弘扬的文化使命。

  为什么要认字?汉朝的许慎在《说文解字》中将汉字的创造机制归结为六个方面:象形、转注、假借、指事、会意、形声。因此,汉字不仅具有通常的语言文字的功能,即记载、积淀、传承、传播文化信息的符号功能,而且还蕴含了祖先是怎样认识天地阴阳和人的关系的。每一个中国字,通过不同创造字的方式把我们古人所认识到的天地万物之间、天人之间、人与人之间、人与自身的精神世界之间的关系表达出来,或者可以概括地说,是将天道、人道、心道及其相互关系表达出来。所以,认字是非常重要的。认字不仅是学习知识、认识事物的重要方法,而且是继承文化基因、传承思维方式、接受全面文化熏陶、提升文明境界的重要途径。

  为什么要写字?认字就必须要会写字,不会写字,认字会受到极大的局限。或者说,写字才能对汉字记得牢固、理解得深刻。《尚书》、《诗经》里面讲,以前的东宫太子学东西,八岁开始启蒙学习,首先是要学小学,小学就是写字,而当时的写字就是认字,因为写字是认字的最重要、最有效的手段。进而,写字是认字的运用,如果仅仅是认字而没有写字,文字的功能被大大削减,只有通过写字,才能发挥文字的记载功能、表达功能、传播功能,等等。写字是思维,是表达,是创造,同时也是艺术和审美。先不讲书法,仅仅就写字本身,其艺术和审美的意蕴就已经是非常丰富的。写,包括“画”,讲究的人写字犹如画画儿,追求美感,写出来好看,自己满意,否则自己对自己生气;写,包括“划”,不仅讲究笔画,还讲就谋篇布局,讲究气势,讲究整体的审美效果;写,还包括“化”,写字的过程是一种运化的过程,运气运意,匠心独运,写信写诗写情书写稿件,都会将诗情雅意、个性秉性、心气情趣有意无意地跃然纸上,让读者没看内容,光看字迹,就感觉情趣盎然。

  电脑出来以后,出现了“敲字”,各种输入法不仅速度快,而且规整,因为有排版功能,还能剪切复制粘贴,如果用得好功能更多,光是各种模板就足以花样翻新。便快捷规整漂亮不说,如果出版发表还节省了检字排版印刷等等一串儿环节,有人说不亚于毕生活字排版印刷术的一次革命,此言不虚。但是,“敲”很难说是“写”的同缘家族的接班人,有点像“异族姻缘”的新生代。为什么?因为,从握笔而写,秉笔而书,运笔而筹的文化诣趣来看,在敲字那里,只能是味同爵蜡。鲁迅先生说,中国的文字有三美:意美以感心;音美以感耳;形美以感目。敲出来的字,应该说也有这三美,但那是字库的,不是自己的;那是千篇一律的,不是个性的。敲的过程与写的过程不同,少了自己对感心之意美的追求、对感耳之声美的领略、对感目之形美的独创。汉字在文字之林独树一帜,与其独到的象形、丰富的内涵和表现力有关,一横一竖、一撇一捺、一勾一点,再加上间架结构、布局谋篇,古往今来书写者,大多都只要提笔便受书法艺术之熏陶、审美情趣之浸润。再往道家思想领会一下就更有意思,写的时候“信笔挥洒”,读的时候“自然有致”;写的时候“超其象外”,看的时候“得其环中”,还包括了蕴含文化精神之大与个人气象之小的“小大由之”。而善书者更高的境界,则可以抵达心手相忘,意笔相融,天人合一。

  写字是练心境的,就是我们通过写字可以把内心的力量收住。写过毛笔字的人就知道,心一闪,思路一乱,马上就写不了毛笔字的。所以练毛笔字的话,从对人的要求看,它可以练心静,就是练了字的人,能拿得住毛笔的人,这种人往往毅力比较强,而且他不会太轻狂。这是因为,所谓“字如其人”,其实来自“字修其人”。历代科举考试,字写得不好是很难通过的。会写字的人,往往能够自修,就是能够心灵自我修复。心境烦躁时,写字是很好的排解、宣泄、调整。

  在中国传统文化体系中,汉语文字是基础性的、贯穿性的、核心性的部位。这不仅是从汉字的作用、功能、地位来讲的,而且也是从哲学上来讲的。中国的文字和西方的文字是有很大区别的。其实,古老的苏美尔人的楔形文字、古埃及的圣书字、中美洲的玛雅文字等等,也是起源于象形的,但是后来基本上都灭绝了,只能从考古发现中依稀看到遥远的踪影。只有中国文字,是古典文字中唯一流传下来、至今发挥重要作用、具有广阔前景的象形文字体系。如前所述,中国方块字的构成、发展,通过象形、转注、假借、指事、会意、形声六种途径,说明她不是人随心所欲的产物,也不是人主观上记载了有声语言的字母和音节创造出来的,而是参照掺和了天地万物、阴阳和谐,实际上就是老子所说的“道法自然”。仓吉造字的传说,可以理解为有古代先贤、文化功臣进行了整理、整合、规范、完善的工作。秦朝统一文字的作用也是很大的,但总体上来说,文字的产生与创造、沿革与发展,是多种因素综合作用的伟大成果,是“人法地,地法天,天法道,道法自然”的时间过程,所以中国的文字是一种哲学。就像西方大哲学家海德格尔讲“存在”的时候,他说“存在是一种到时”,什么叫做是到时呢?也就是天地万物宇宙的时间,或者人的时间也好,内心的时间等所有的东西聚集到一个“缘在”,现在当下到了,然后人的存在就敞开了。文字是各种源源不断的“缘在”的产物,正如海德格尔说“语言是人栖居的场所”,我们相信,如果海德格尔到过中国,如果他理解了我们中国的汉字的话,很可能会说“中国的汉字是人产生和栖居的场所的典型代表”。

  为什么要写书法?前面讲写字的时候,已经有所涉及。但依然需要强调写书法的内在的精神含义,学书法、写书法,重要的是应有的精神境界。关于书法艺术的文化内涵,研究阐述的书籍文章可以说汗牛充栋。这里主要强调以下几点:

  书法从宏观上来说也属于写字,但与一般的写字不同,是写字的“升级版”,是写字的艺术升华。最早的书法,是培养贵族的,不仅仅是社会阶层上的贵族,它还是一种精神上是贵族。因为贵族有条件、有时间学习书法。但是,在书法艺术的演变历史中,逐渐脱离了与上层贵族结缘的“出身”,而是向着“精神贵族”发生转移。也就是说,许多有着精神追求的贫寒之士,加入书法艺术阵容,并且做出重要贡献。因而,书法的“贵族气质”,主要体现在“高贵气质”、“高雅气质”。今天,对于书法初学者来说,应当从钟鼎文、金文开始写起,学写钟鼎文、学写小篆。这是因为,钟鼎文它是在祭器上,一些祭天、非常庄重的物器上刻下的文字,它体现了一种内在的优雅的精神。书法艺术在长期发展历史上,始终走的是“雅文化”的“文人驿道”,不断接受“谈笑有鸿儒,往来无白丁”的儒雅之风的侵淫熏陶,即使“陋室”,也因文房四宝、书法作品的熠熠生辉而成为“雅斋”。“我家洗砚池头树,个个花开淡墨痕;不要人夸颜色好,只留清气满乾坤”。这里的“清气”,正是一种高雅之气、文人之气、脱俗之气。所以善于书法者,或懂得书法者,精神气质是不会低俗的(除非个别人因某种原因而蜕化堕落)。钟鼎文,包括石鼓文,虽然写法不同,有的开张,有的收敛,有的中和,但这三类中,内在的优雅的品质都潜移默化地蕴含其中。

  又比如李斯的小篆,渗透着阳刚之气。秦始皇统一六国以后,搞车同轨,书同文,统一度量衡,统一货币,充分体现了一种王者的霸气。李斯和韩非是法家的集大成者,而且秦始皇是法家思想的实践者,几个重要的法家人物在当时是叱咤风云的,“秦王扫六合,虎视何雄哉”。在统一文字过程中,丞相李斯编《苍颉》,中书令赵高编《爰历》,太史令胡毋敬编《博学》,都是以法定的小篆字体而成书,进而昭告天下,小篆成为一种书写的标准字体,其特点也正是平正、饱满、匀称、规范,其中又充满雄健的阳刚之气。所以练书法如果觉得字写得不够霸气,那就去练练李斯的泰山碑。唐朝大书法家颜真卿的楷书之所以倍受推崇,一个重要原因是以篆入楷,将大篆和小篆的笔法、笔翼融写到他的楷书里。当然,源远流长的书法艺术在历史长河中风光旖旎,浪花翻卷,不光是阳刚,还有阴柔;不光是匀称端庄,还有洒脱飘逸;不光是雄劲壮阔,还有委婉隽秀;不光是平正饱满,还有空灵简约,等等。正如人的气质是内在素质的外化体现,书法艺术的气质也是如此。而当我们欣赏书法、写书法的时候,如果能够领略书法艺术的气质文化内涵,则可以影响到人的精神世界和人格气质。古人所说的“腹有诗书气自华”,其中的“书”,不光是读书,也包括书法。

  唐代大书法家、书论家孙过庭就说过,书法是“本乎天地之心,取会风骚之意”,深刻地表述了书法艺术审美价值之源。如前所述,从文字到书法,从产生到发展,充分体现了“天人合一”、“道法自然”的时空与心灵、历史与文化的交织、综合、演化过程。因此,书法艺术之美,与天地万物的自然之美之间,有着内在的贯通性。而对于审美主体来说,什么是审美呢?中国美学观与道法自然的哲学观之间,也有着内在的贯通。老子说:“天下皆知美之为美,斯恶已;皆知善之为善,斯不善已。”这句话的意思是:“以天下人都知道的美为美,则是丑陋的;以天下人都知道的善为善,则是不善的”。朱光潜先生引用大诗人歌德的话来阐述美的本质:“人是一个整体,一个多方面的、内在联系着的各种能力的同一体,这种单一的杂多。”王阳明认为:美在心中,美本乎天, 集在于人。格式塔学派提出“整体大于部分相加之和”的思想,对于理解美的本质尤其重要。我们认为:感觉主要决定美的强弱,比如刺激的强度与敏感度、感受力。情感是审美之流,主要决定美的浓淡、宽窄。美总是要转化为情感领略,激起情感涟漪。理智是审美之主导,主要决定美之深浅、雅俗、庄谐等等。其实也可以说,理智引导着审美情趣的价值,主导着审美的方向,决定着审美的档次。最终,审美主要落实在情感上,成为一种愉悦、畅通、自由的情感体验和精神境界。但是,这决不是仅仅由情感完成的,而是整体精神系统有机运行成果在情感层面的体现。正因为如此,所以老子说“载营魄抱一,能无离乎?”即包括了不为感官所左右的意思。他又说“大音希声,大象无形。”“五色令人目盲;五音令人耳聋;五味令人口爽;驰骋畋猎,令人心发狂;难得之货,令人行妨。是以圣人为腹不为目,故去彼取此。”对传统美学作出重要贡献、影响深远的庄子说:“失性有五:一曰五色乱目,使目不明;二曰五声乱耳,使耳不聪;三曰五臭薰鼻,困悛中颡;四曰五味浊口,使口厉爽;五曰趣舍滑心,使性飞扬,皆生之害也。”——中国传统美学思想深受道家哲学的影响,按照这样的思想意趣,我们可以说,书法艺术的审美,就是一种循道、悟道。

  孔子见老聃,老聃新沐,方将被发而干,然似非人。孔子便而待之,少焉见,曰:“丘也眩与,其信然与?向者先生形体掘若槁木,似遗物离人而立于独也。”老聃曰:“吾游心于物之初。”

  孔子曰:“何谓邪?”曰:“心困焉而不能知,口辟焉而不能言,尝为汝议乎其将。至阴肃肃,至阳赫赫;肃肃出乎天,赫赫出乎地;两者交通成和而物生焉,或为之纪而莫见其形。消息满虚,一晦一明,日改月化,日有所为,而莫见其功。生有所乎萌,死有所乎归,始终相反乎无端而莫知乎其所穷。非是也,且孰为之宗!”

  孔子曰:“请问游是”。老聃曰:“夫得是,至美至乐也,得至美而游乎至乐,谓之至人。”

  庄子所描述的,正是道家哲学所认定的审美方式,其实是一种“悟道审美”。书法艺术凝结了历史上一代又一代人的智慧、创造和情感,在形成自己特有的审美体系的同时,也在一定程度上塑造和影响着人们审美观念、审美情趣。书法家欧阳中石将书法审美概括为:“来有所出,去见其才”,前面四个字说的是书法作品有着厚重的传统文化基因,对传统文化的理解如何,决定了在多大程度上领略书法艺术的审美内蕴;后四个字说的是无论写书法还是欣赏书法,都有自己的独特视角,都会加入新的创造性因素。书法作品的书写风格、用笔用墨、笔法章法、线条风格、结构布局(包括留白),以至于文辞、装裱、签名用章等等,总和构成特定的审美价值体系。通常,人们更注重的是点画、结构、章法,不同的字体( 楷、草、隶、篆等)有着不同的章法要求,而所有这些,都侵淫着厚重的传统文化的审美观照,所以,在不遵循书法艺术审美规律的情况下,观赏书法将会不得要领,分不清高低优劣;练书法将会事倍功半,很难取得进步;写书法即使主观上如何希望写得漂亮、增添美感,也往往都会适得其反。因此,无论是写书法、练书法、看书法,都不能浅尝辄止,都应当遵循书法特有的审美规律,领略书法特有的审美特征,了解书法特有的文化内涵。

  中国人是幸运的,因为中国文字文化原野绽放出书法艺术的绚丽芳坛。当然,这种幸运自古而来,泽被众生,走向未来,而能够深刻领略书法艺术之美的国人,更是幸运的。好的书法作品,里面或有甲骨文、钟鼎文的悠久厚重;或有大篆小篆的“玉筋精骨”;或有楷书的端庄苍劲,“颜筋柳骨”,骨力遒劲,隽永秀逸;或有隶书的“蚕头蛇尾,一波三折”;或有瘦金书的“瘦硬通神,有如切玉”;或有行书的“浓纤间出,血脉相连,筋骨老健,风神洒落”;或有草书的“颠张狂素”,笔走龙蛇,云卷云舒,风雷激荡……当然,书法艺术也在与时具进,也会有所创新和发展,然而即使如此,也一定荡漾着古典之风、承载着传统之趣,书法艺术长廊,正因为没有断裂,没有屏障,才能够从历史深处向未来延伸,为中华文明筑起一道亮丽的景观。

  如前所述,书法创新,一定是传承中的创新。创新是目的还是传承是目的?有人认为,传承是为了创新,也有人认为,创新是为了传承。其实,这两种说法都有道理,但是创新是一定要以传承为基础、为前提的。一些经典的书法作品,过去几百年甚至上千年,为什么要敬畏?为什么要推崇?为什么是初学书法者、甚至是资深书法家不断临摹、不断学习的范本或楷模?我们这个时代,信息爆炸,视野这么开阔,我就直接创新不可以吗?它是不可以的,这就是文化。文化是世代积累、沉淀、筛选当中去发展的。人区别于动物,在于人对意识本身和意识成果的有意识,人以外的任何动物,包括高级动物,学会了一项本领无法传递给子孙,子孙还要重新学习,没有传承,所以永远在低水平、原档次徘徊;而人类之所以大踏步走向文明、走向未来,是因为前人的一切智慧成果都得以继承,也就是说,所有的发展都是在继承中发展、在继承中创造的。文字语言,是记载、传播、传承前人成果的极为重要的载体,对于文字语言升华为艺术的书法来说,也充分体现了这种“如将不尽,与古为新”的关系。更何况,那些历史上成就斐然的大书法家,本身就是在苦苦修炼基础上的创造,“笔冢”、“沙画锥”、“屋漏痕”的佳话至今传递着勤学苦练、孜孜以求的励志能量。

  例如,到了唐宋,古人就把那些最和谐的阴阳力量的结合写出来了。唐人写了,宋人又写了,宋以后的变化实在太难。明朝以后有发展,追求欣赏角度的美化,王铎追求“破体”,傅山也追求“破体”,他们两个是成功的,但更多的人就是乱七八糟的,或许花哨一时,但历史上留不下来,对书法发展总体上没有实际贡献。这说明,创新的机会和空间永远是存在的,但是书法创新毕竟越来越难,而王铎、傅山的经验恰恰说明,刻苦地学习、继承,才能更好地创新。又比如,王羲之的行书,练起来很难,他就是把阴阳达到一种最佳的结合,就连他的“嫡传弟子”——王献之以及另外六个儿子都很难达到他的境界。有人认为,《兰亭序》书法之美,美在灵动和稳健的阴阳结合,许多人一想灵动就不稳健了,一想稳健又不灵动了,两者都追求又有违和感。学习王羲之,首先是敬仰和尊重,是临摹和苦练,心要长时间的坚守。

  学习和继承之所以重要,是因为那些经典成果中包含着“时间构建”,记载着综合因素“到时”的“缘构”,很多爱好写书法的人都有切身体会:练书法时间没有到位,光靠聪明是不可以的。这里的“时间建构”不光指的是古人练字的千锤百炼,而且还有历史的时间,就是说千年历史都在潜移默化地“建构”着书法艺术、书法文化。

  为了理解这一点,从共性与个性关系的角度加以探讨也必要的。欣赏书法和创作书法,都是主观性很强的行为,即使评价书法作品,也往往“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”,也就是说,个性追求是无可否认的。但是,个性与共性的关系是辩证的。历史上著名的书法大师,都是有着鲜明个性的,因而书法经典绝非千篇一律,各种流派和字体也异彩纷呈。但是必须看到,正是由于先贤大师的不懈的追求和精湛的创造,孕育了书法艺术的共性。当我们讲共性与个性关系的时候,不能仅仅从“平面”看问题,还要结合系统思维的层次观看问题。天下没有完全相同的树叶,这是个性,所有的树叶都有共性,树叶的共性孕育于树叶的个性之中。但如果提高层次,就还可以看到在树木、甚至在植物类群中的共性。对于书法来说,也有提高层次来理解共性与个性关系的问题。书法艺术的共性,还在于书法的审美规律,在于深刻厚重的内涵,在于书法领略中的“会意”。这里以会意为例展开一下,比如写一个“马”,不光要把马的形象写出来,更重要的是要把马的意和神写出来,马的行健、奔腾、矫健等等,如果马是跟诗词结合在一起,比如写走马江河边、马在战场驰骋,就和这个意境结合起来。不仅如此,历代大书法家写“马”,有着种种神形兼备的典范,也要在心领神会中融入自己的风格、意境,才能力透纸背。所以书法是从信函、文章、文稿书写向艺术的转化与升华,懂得书法鉴赏的人都认同,笔法章法的“功底之美”、精神内涵的意境之美,是个性之美、风格之美的底蕴,底蕴缺失,所谓个性是站不住脚的。

  因此,书法学习是一种修炼,书法欣赏是一种陶冶。修炼或陶冶中有临摹、临帖的千锤百炼,有对各种书法经典的百看不厌、品味咂摸,有对不同字体、不同流派、不同风格作品中用笔、布局、虚实、行气等等艺术要素的反复对比、细心参悟,还要有书家之间的切磋交流、碰撞启迪,等等。书法是一种综合的、内涵极为丰富的艺术,不懂装懂、浅尝辄止、盲目“创新”都是不可取的。当代书法大家,都是有自己创新的,也是有自己独特风格的,但那是深厚功力基础上的水到渠成。如果不能耐人品味,经不起时间检验,总之不能唤起人们内心美的感觉,所谓“独创一体”又有什么意义呢?

  在传统社会,写字与书法分不开,传世书法名帖中有许多都不是专门写书法的。古代社会,书法写字被主流文明所检验和认可,如果你想成就一番事业,实现个人价值,你要写好一笔字。唐伯虎虽然是一名画家,但是他能写一笔好字;虽然苏东坡是一名诗人,但他也写一笔好字。各个朝代从皇帝到各级官员,字写得好不好直接关系到其名声威望,甚至关系到社会评价和历史地位。没有一笔好字,想做状元可能吗?所以书法的发展的动力强劲,基础广泛,造就了江山代有书法大家。这就说明书法在传承中华文化当中,甚至在社会发展当中有着重要的地位。但是现在,已经缺少这样的动力机制了,人们不是从这个角度去要求书法了。那么我们的书法能不能得到发扬、传承甚至是走向世界呢?也就是说书法现在面临严峻的挑战。当然,正像国画、京剧、文物收藏、古典文学、诗词等等一样,书法艺术是国之瑰宝,其文化价值、审美价值一定会经久不衰的,所以在国学热潮流中也风生水起,方兴未艾。当代书法爱好者有增无减,各种书法(包括硬笔书法)培训班、书法赛事和书法展层出不穷。但是从总体上看,“阳春白雪”和“下里巴人”之间拉开距离,更多的人或不理不睬,或浅尝辄止,或附庸风雅,或束之高阁。比如走进高校,查阅学生写出来而不是电脑敲出来的作业,“练过的”和“没练过的”差别极大。当然有人认为,这样也就可以了,书法艺术让爱好者去发展,不必要更广泛地弘扬和普及。问题是,土壤条件不好,是种不好庄稼的。且不说书法艺术实用价值并未减损,比如广告、楹联、装饰、牌匾等等等等许多场合都需要书法大有作为,即便是纯艺术,受众、观众少了也无法茁壮成长。更何况,书法艺术承载着厚重的文化基因,在很大程度上支撑着国人的文化自信,其传承、弘扬、普及的意义是多元厚重的。

  自鸦片战争,中国文化受到西方很大冲击,我们吸纳了很多西方的文化要素,但冲击中也有融合。实际上,文化融合一直贯穿于历史,中华民族对世界的文化贡献是无可否认的。早在炎帝黄帝的时候,炎帝实质上是从中东过来,跟蚩尤进行了一次战争,那也是一次大的文化融合。唐朝时,中土的文化与佛教文化也有一次很好的融合。当今时代,文化融合更是具备了更大的机遇和更为充分的条件,而中国做出更大的文化贡献的前提是传统文化的复兴、古今文化的融合,需要中国文化的特质有更加强劲的塑造和弘扬。对于书法艺术来说,仅仅靠社会的普及是不够的,中小学应当让书法进课堂,高等学府应当有书法专业,至少有书法公选课,大学生书法艺术社团应当得到充分的肯定和支持。

  关于书法的普及推广,有一个价值取向问题。因人而论字,因地位而论字,因名望而论字,这确实是一种现实的社会现象,但是它不利于传统文化的弘扬和发展。实际上,我们应该把它颠倒过来,因字论人。就是说字如其人,他的书法究竟好还是不好,不是根据他的社会地位,他的社会名望而决定的。当然,确实有人因地位高名望高而提升了字的知名度,推进了他的字的传播,但关键在于他的书法是不是达到了较高的境界,是不是有实力的支撑,是不是真正具备了观赏和收藏的价值,从而经得起时间的、历史的检验。如果是动用各种宣传手段华而不实,哗众取宠,字写的花里胡哨,浅薄虚妄,只能名噪一时,留下笑柄。事实上,这样的现象已经受到舆论的强烈诟病。人间有正道,书法有正道。

  王谢堂前燕,飞入寻常百姓家。书法的普及化、大众化,需要在一定程度上将“只可意会,不可言传”,变为“既可意会,亦可言传”,这就需要走出一条标准化的路子,把一种文人雅兴,变成一个大家都能接受、分享的文化产品。官方办有音乐学院、绘画学院、戏剧学院、舞蹈学院,但还没有书法学院,也很少有书法专业。我们缺少一套将书法作为有理论指导、有技术指标、有评价体系,并且可以职业化的文化模式。当然,这里只是就普及而言的,这些依然不可取代对“不可言传”的书法内蕴的领悟,不仅需要勤学苦练,还需要哲学美学的文化底蕴。但是,有了这样的文化模式,毕竟在下里巴人和阳春白雪之间建立桥梁,不再分裂。比如乒乓球,不可能人人专业、人人是国手,但爱好者多,培训体系成熟完善,所以不仅英才辈出,而且“国球”有着广泛的群众基础,兴趣盎然,观者如云。现代的很多家庭没有文房四宝,意味着我们需要建立书法馆,就像我们国家重视乒乓球,街上到处都有乒乓球馆。那要练书法,家里没有,就要办个公共的。任何艺术都有层次之分,书法也是如此,但不同层次应当都可以从书法中得到欣赏的愉悦。中国书法的欣赏愉悦,古代已经达到较高层次,甚至达到顶级,那我们就需要把书法普及开来,制定一些基本的标准。标准化也有利于书法进入中小学生课堂,有利于制定出比较统一、规范的教学大纲。况且,书法在国际上是相当有人缘的,但更多的外国朋友只知其精彩珍贵之然,不知其所以然,让他说出书法作品的好坏实在勉为其难,基本上是望洋兴叹,你让他看中国古今的书法书籍,汉语再好也会一头雾水,格格不入。如果有了这样的文化模式,就有利于宣传推广和国际交流,国际友人也可以观之有据,品头论足,“临渊羡鱼”者多了,“退而结网”者必会涌现。

  中国书法艺术本身就是一座丰富的文化宝库,奇珍异宝,处高临深。历朝历代,备受关注喜爱,经久不衰,生机盎然。今天,我们更要上承传统,下启未来,对这样的文化瑰宝进行更为有力的传承、发掘、创新、发展、普及、弘扬,承担这样的文化使命,必将助力传统文化的复兴和精神文明建设,助力文化自信和文化软实力建设,助力中国梦。


好日子心水论坛| 香港挂牌| 四海图库总站| 香港挂牌| 白小姐中特网开奖结果| 今期六合开奖结果| www.551345.com| 111201.com| 曾道人| 曾道人中特网| 香港白小姐网站| 168开奖现场手机版开|